老頭的家
關於部落格
天 空 很 大 •
心 也 要 像 天 空 一 樣 大 . . .
  • 323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幸褔的雪花

咦?怎麼怪起老天爺來了?

是啊,天氣好的時候,
當然是要去公園海邊還有theme parks啊,
而且,以我粗淺的氣象常識,(註一)
氣溫一定要夠低,平地下雨的時候, 山上才會下雪呀!

四季如夏的南加州,這樣的天氣可遇不可求吧?


總算,這個週末,讓我碰到了這樣可遇不可求的天氣~
氣溫很低,又有大風大雨;
“別躲在廚房裡找藉口了,趕快帶孩子們上山看雪吧!”
~ 我聽見良心的聲音。


十幾年前的經驗告訴我,
距離San Gabriel Valley最近的,
可以看到雪(自然的喔)的地方,
就是210 Fwy從Azusa下去往北開到幾乎山頂,
靠近Crystal Lake的地方,(註二)
車程差不多一個小時(從下210算起);
前幾天跟一個常跑國家公園的朋友提起,
他說我為什麼不從210往西接2號?
遠一點, 但路卻好走多了。


這兩張是1994年拍的,當時已是下午接近傍晚,
畢竟年輕,一個人在越來越暗的山上也不怕;
下面重巒疊障的那張,
可以看出我所在的山的高度。
LA & San Gabriel Valley是在最遠的山頭的另一邊;
上去過兩次,只看過一次整片白茫茫的積雪;
之後就沒有再上去過了。


五號星期六的晚上很冷,又下雨;
星期天沒下雨,一家人賴床賴到快十一點,
起來吃了東西沒多久,堂堂又去睡了;
等我把吉他弦換好,已經下午兩點多啦!

趕忙要頭家娘去把堂堂“挖”起來,
吃完昨天做的榨醬面,隨手抓了堆零食,一保溫瓶的熱水;
一大堆的毛衣外套,還有兩個穿得肥肥的小子;
出發嘍!

帶你們去看雪,去看把拔當年拍照還有“假勇”(台語)的地方;
到附近的加油站餵飽了車車,
蛤?怎麼已經三點四十五了?哇咧。。。

不管了,硬著頭皮去了;
就當投石問路,走新路線,找老地方;
有沒有雪? 再說吧!


210好像沒走多久,就碰到2的出口了,
2號是highway,所以下去有紅綠燈;
210跟2交接的城市是La Cañada,似乎是不錯的地方,
因為路兩旁的房子都不小,都很有style;
馬路雖然是慢慢上坡,路面卻像新的一樣;
當我發現兩邊的房子變少,路也由四線道減成雙線道,
我意識到,已經進入山區啦!
車上顯示的車外溫度只有46度,摸摸玻璃,真的好冰啊!

上山的途中,對面車道,
好多正要下山的車頂上都堆滿了雪,但都不是很乾淨,
一看就知道是從地上揀起來堆上去的,
還看到有人做了一堆雪球像串燒一樣串在車子的天線上,
讓我想起了小時候常常背著爸媽在外面偷買來吃的把ㄅㄨ。


路越來越彎,兩邊也開始不是樹就是岩壁,
雖沒有驚心動魄的懸崖,但看不到下面的彎還是不少,我還是得小心翼翼地;
要入山了,旁邊有一個小小的工作站,也是遊客訊問處;
為了安全起見,我把車停好,進去問問要不要入山證之類的東西,
花了五塊錢,買了張“一日遊”的pass ~

順便問問山上的情形,看看還有沒有剩下的雪讓我們過過癮,
~因為一路上來只看到山間的霧,沒有要下雨或是轉陰的跡象;

但工作人員的話讓我精神為之一振~
You will find plenty of snow from about 7 miles ahead.
但是15 miles之後就要有雪鍊才能再往上了,
我以為4x4就不用了,所以從沒準備;
不過沒關係,時候不早了,能開多遠多高都好;
我趕快跑回車上(一方面好冷,只有四十度了)告訴頭家娘跟小子們,
然後發動引擎,加足馬力,繼續往山上開去。


天色好像一下子就暗下來了,因為已經快五點了吧?
一方面注意著路況,也不時看看溫度表,車外的氣溫一度一度地下降;
路面開始變得有些潮溼,前後車的速度慢了許多,
我開始更專心地注視著前面的車,和沒有路燈的路,不敢再東張西望地;
握著方向盤的手更緊了,因為,一車都是我的最愛。


專心開著車子的我,
還沒來得及想到,為什麼天色會一下變暗?為什麼路面會潮溼?
擋風玻璃就開始出現小小的白點,
接著,才看清楚,撲面而來的是雪花
白白細細的雪花啊!
下雪了!沒有錯!
真  的  下  雪  了  !!!


哇!哇!哇!
頭家娘和童童開心地叫著,堂堂也附和著咿咿呀呀起來;
我當然更興奮,但還是小心地握著方向盤;
大家似乎都被這突來得雪迷住,車速比之前更慢了。


還在考慮要不要繼續往山上開,
前方右手邊就出現了兩旁都有停車場的叉路;
開近了才看到是Red Box Picnic Area,
原來,叉路就是Mt. Wilson的入口了。(註三)
我當下決定,把車開進停車場,不再繼續往前了。
Red Box Picnic Area 旁的路標,
相信嗎?我們所在的地方,
離Glendale只有20哩。


停好車,穿上厚厚的雪衣,(註四)
摒住呼吸,拉動車門的把手,
慢慢地,打開車門,
啊!漫天飄下來的雪花呀!
輕輕的,細細的,白白的雪花耶!我是在做夢嗎?

另一邊,頭家娘已經下車,開始打點堂堂了;
我也趕快幫童童穿上他的雪衣,戴好毛線帽,一把把他抱下車來;
抓了腳架,關上車門,
我們走進了“雪花隨風飄”的一片銀白裡。


兩個小子第一次碰到下雪,也是第一次摸到雪啊!
老頭我不過也是第二次,夠土啦!
童童開心地兩手掬起來要接雪,我不時地叮嚀他小心地上滑;
頭家娘幫堂堂穿的衣服不少了,可是他肥肥的小腿還是露了一節出來。
雪好像比剛才在車上看到時大了些,
我看他們帽子上都積了一層薄薄的雪花了,
才想到自己剛剛太興奮忘了把帽子拉上來。
不在乎相機會不會弄溼了,調好腳架,設好定時,
啪!留下這幅珍貴的畫面 ~~~

實在很想在雪中多待一段時間,
讓童童可以多體驗一下雪花飄在身上的滋味;
可惜他老先生把小手套留在家裡飯桌上了,
兩隻小手玩雪玩到跟冰棒一樣,
老頭我的手也凍得開始僵硬了起來。

我和頭家娘雖然都意猶未盡,
但真的怕兩個寶貝凍著了,
而且天色早已全暗,停車場的車也紛紛離開,
我們只好依依不捨地帶著孩子們走回車上。
才不過一會兒功夫,車門的把手跟鏡子上,
就積了一層白白的雪花了。


上車沒多久,兩個小寶貝就呼嚕呼嚕地睡著了;
我和頭家娘還是好興奮地說著,剛才像一場夢般的,雪中的情景;

下山的路上突然一陣大霧,還好我們不是帶頭的第一部車,
我戰戰競競地注意著前面車子的尾燈,
經過了好長意段彎彎曲曲的下坡路,
終於,路開始變寬,路兩旁的房子也又多了起來;
真的,上山容易下山難啊!


第二天早上要上班的時候,從車庫開出來才上driveway,
哇!北面的山頭全被靄靄白雪覆蓋住啦!
從Mt. Wilson到Mt. Baldly,一整片雪白綿延過去。
到了辦公室,和同事談起昨天遇上下雪的事,
還是難掩心中的興奮,當然也秀了照片給他們看。
因為公司就在Long Beach機場旁邊,
四週沒有其他高樓擋住,視野非常好;
所以,一眼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整排被白雪覆蓋的山頭。
透過玻璃拍的,所以有一點模糊

有兩個在附近城市出生長大的同事告訴我,
幾十年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
從來沒看過那些比較低的山頭這樣地被雪蓋住,
以後會不會再有,也很難說的;
他們說,要看積雪不難,
要在那樣的時間地點遇上下雪,真的不容易;
他們說,我們一家人,真的太幸運了!


在別人眼中,或許就是下了一場再平常不過的雪,
我們只是運氣好碰到了,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怎麼在我內心激起了著麼大的漣漪?
以前在台灣連合歡山都沒去過的老頭我,
這只是生平第二次碰到下雪,(註五)
更因為,這是兩個孩子的第一次,也是我們全家人的第一次。


這就是為什麼我花了這麼多時間,著墨在一些細節,
用好長的篇幅,把這次遇到下雪的經歷有點鉅細糜遺地記錄下來。


一場幸運的雪,
還有,在我們一家人心裡,永遠不會融化的,
幸褔的雪花





(註一)另外,來自琦君的“下雨天,真好”~ 雲角長了毛,就是要刮颱風了。還有,小時候我爸告訴我,傍晚的時候看明天的天氣~無雨天邊亮,有雨頂上光,很準喔!
(註二)Crystal Lake 風景很好,但是現在暫時關閉了。下面這張地圖上,紅色的是我們這次走的路線,藍的是我十幾年前走的路線。
(註三)就是LA北面,頂上好幾根大天線的那座山,一眼就可以認出來。
(註四)頭家娘2000年送我的聖誕禮物, 七年來第一次派上用場。
(註五)第一次看雪,是跟媽媽一起的。就我們母子倆,高一寒假到日本;從東京坐新幹線往北到本州另一端的新瀉,結果停在快到新瀉的小站越後湯沢就不再往前,因為被那裡大雪紛飛的美景迷住了。真的好美,就像常在日劇裡看到的那樣,一個飄著漫天白雪的小鎮。媽媽在路旁的小店喝著熱湯,跟當地的人閒聊,我在店後的雪地肆無忌憚地玩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