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的家

關於部落格
天 空 很 大 •
心 也 要 像 天 空 一 樣 大 . . .
  • 3228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時候(壹)

最近老想起小時候的事
除了因為母親的忌日跟我自己的生日剛過
(母親是在我40歲生日的前幾天過世的)
還有
經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一些小學初中高中同屆的同學們
在Facebook上的母校同學會重逢了

心裡的感覺很複雜 也很矛盾

高中畢業以後 跟母校幾乎再也沒有聯絡過
或許是我的自卑感作祟 因為我的母校
每年大學聯考的升學率 都是百分之九十幾
 我偏偏就屬於那個不到百分之十的陪考群

當其他沒考上或是覺得自己考得不夠理想的同學在準備重考的時候
母親覺得我準備重考只是浪費時間金錢 就算轉組也是考不上
我永遠記得當我跟母親提出轉組重考想法的時候
母親搖搖頭 眼淚馬上流了下來
唸藝術以後怎麼養活自己
誰遊說都沒有用 
 
於是
還未滿兵役年齡的我 就志願役入伍當娃娃兵去了
以母校那樣講究升學率出高才生的傳統來說
一畢業沒考上就去當兵 我算是創校以來第一個吧
(後來有另外一個同學也跟著我去了 現在人不知道在哪裡)

同學們都在享受著由你玩四年的大學生活
我在部隊裡一二一二
在台北火車站前鎮暴躲雞蛋石頭
在市區的大街小巷巡邏
當了三年半的兵
我退伍的時候 同學們也差不多大學畢業了

半年受訓完下部隊前的結訓假 跟母親那邊的親人上獅頭山掃墓

~~~~~

其實
我從來沒有埋怨過母親的一些想法和當時替我做的一些決定
母親在世的時候 也不曾想過問她原因
不過 這些都不重要了
因為我現在過得很好


只是
很多回憶沒有辦法輕易抹去
尤其是 跟以前的同學重逢了
春風少年的校園往事
一樣一樣地從心底被翻攪了起來

~~~~~

我小學的時候 成績不差 也算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
大部分的時間都跟女生玩在一起 所以從來不會發生欺負女生這樣的事
真的要算的話 唯一的一次就是五年級體育課
打躲避球的時候 不小心K到一個女生的臉
K得她哭成淚人兒 在我的攙扶下回教室休息
後來 我們變成了班對
她常常在功課方面鼓勵我 考試沒考好的時候安慰我
我學志村做怪臉的時候討厭我 兩個人禮拜六下午偷偷打電話卿卿我我
一直到六年級畢業 初中就斷了聯繫
因為我們是男女同校分班 學校嚴禁男女交往
高中她還跟頭家娘同班 當過頭家娘的小天使
蛤 什麼
對 我跟頭家娘是高一就認識的高中同學
可是她那個時候根本不鳥我 故事長得很
但是跟本文無關 以後有機會再寫

~~~~~

小學時期的學科術科都不錯
校內的演講比賽 辯論比賽 歌唱比賽 畫畫比賽 都參加過不少
(是啦 小時候了不起啦 現在咧 囧)
印象比較深刻的 是有一次代表學校參加大安區的演講比賽
結果 只拿了第二名 第一名的女生是來自我們的死對頭敵校 另一個興
宣佈名次的時候 帶我去的老師臉都綠了
嘴裡還唸著 慘了慘了 回去一定被校長K
結果還好 校長那時好像出國 回來也忘了那件事

還有在學校裡唱平劇 在台北國軍文藝中心公演 在中視錄影播出
跟著老爸的劇團唱川劇 台北台中公演
(我愛演的調調想必是那時候培養的)

國劇四郎探母彩排定裝照

四郎探母在中視錄影的劇照 不懂拍照的先生為什麼要直著拍
是說 我明明是坐著 看起來卻像站著 蹲馬步喔


川劇甘鳳池夜奔 在台北國立藝術館公演

父親與我 我那樣嘴巴張開來 蠻好笑的

台中實踐堂公演 不過隔了兩個禮拜 甘鳳池鬍子就長出來了 不解

~~~~~

小學的優秀
造成母親對我之後的學生生涯也抱了太大的期望
或許就是這樣吧

上了初中 教學型式改變
我大概一下子沒適應過來
第一次月考考了第11還是17名忘記了
(全班五十幾個人)
結果
結果被班導帶到體育器材室陰暗的角落叫我趴著
用古早時候在河邊洗衣服用來敲打衣服的棒子
(他取名七殺棒 在板子上用毛筆沾紅墨水寫了七個殺字)
在我屁股上使勁用力扭腰狠狠貓了五下
我的屁股青了黑了腫了爛了 連坐都沒有辦法坐
回家母親跟我說

活該 誰叫你不好好唸書

我了解母親因為在學校工作 面子當然很重要
對我的期望很高 自然就會要求老師特別“照顧”我
需要照顧得這麼好嗎

~~~~~

應該也是母親的特別交代要求
下課時間 我是不可以出去玩不可以流汗的
初一那年冬天 有一次最後一節國文課前的下課 我跑出去玩了一下
上課了 我進教室坐下來 個子小 坐第一排
教國文的班導從教室後面走來準備上課
經過我身旁的時候 他的手從我脖子後面伸進我衣服裡探了探
(冬天 外面還下雨 請問 會有多濕)
二話不說撩起我桌上的國文課本就往我頭上砸下來
然後 那天要上的是余光中的新詩“鵝鑾鼻”
他要我在15分鐘內背起來 錯一個字打一下手心
接下來的15分鐘 他在上面嘰哩呱啦上他的課 我在下面背我的書
15 分鐘到了 他要我站起來 當著全班同學面前 背這首“鵝鑾鼻”

我站在巍巍的燈塔尖頂 俯視著一片藍色的蒼茫
在我的面前無盡地翻滾 整個太平洋洶湧的波浪 
一萬匹飄著白鬣的藍馬 呼嘯著 疾奔過我的腳下
這匹銜著那匹的尾巴 直奔向冥冥 寞寞的天涯 
浩浩的天風從背後撲來 將我的亂髮向前撕開
我好像一隻待飛的巨鷹 張翅要衝下浮晃的大海 
於是我也像崖頂的巨鷹 俯視迷濛的八荒九垓
向北看 北方是濃鬱的森林 向南看 南極是灰色的雲陣 
一堆一堆沉重的暮靄 壓住浮動的海 向西橫陳
遮斷冬晚的落日 冬晚的星星 遮斷渺渺的眺望 眺望崑崙

看 一片光從我的腳下 旋向四方 水面轟地照亮
一聲歡呼 所有的海客與舟子 所有魚龍 都欣然向臺灣仰望


對 我就是把那個驀唸成“木”音
就那一個字 被班導用七殺棒重重敲了一下手心
說敲還不夠形容 網球發球知道怎麼發吧 對 幾乎就是那樣
接著 他指著我跟全班講這樣的話

這個人
不是不能 是不為

從那個時候開始 我不想“為”了
只唸我想唸想學老師好的科目
其他一概放棄 偶而出現的好成績 也是作弊來的

書讀不好就是壞學生
是我們那個時代的金科玉律
所以 我就成了壞學生 成了班導的眼中釘

那個時候年級小 除了放棄自己什麼都不敢說不敢反抗
現在 我很想問當時的班導
班上也有另外一個人在國文課本上畫畫你還說他畫得很好讓他上台畫在黑板上給全班看
寫日記隨便拿一篇新詩課文來改編還被你在班上朗讀表揚
來上學不穿大頭皮鞋穿著外面小混混穿的那種白布鞋
考試作弊被檢舉你拿同樣的一張考卷讓他再考一次
只因為他是某省議員的小孩
我還想問他
如果現在他自己的孩子到學校被老師打成那樣 他心裡作何感想

這些事 30年了
我怎麼也忘不了

~~~~~

小時候
我從來沒有埋怨過母親的一些想法和替我做的一些決定
母親在世的時候 也不曾想過問她原因
不過 這些都不重要了
因為我現在過得很好


~~~~~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